如果要用兩個字形容老爸跟老媽,就用「狼狽」兩字。如果有一天狼或狽其中一個先走了,那就是一幅缺了一塊碎片的拼圖了。
雖然好漢不提當年勇,每次老媽講起老爸時,那好似豆蔻年華少女的雙眼,就如同漫畫般,身旁是粉紅色的氛圍,一朵朵盛開的玫瑰花.........在年過半百的母親身上看見這副景象........

没有一輩子的浪漫和甜蜜
真正能長伴你身邊的
是慢慢老去的熟悉

情濃時說的一切都不可信

懶洋洋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